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儿子嫌赡养费多告爸爸父亲上诉拒绝调解

2019-02-21 20:01:36

儿子嫌赡养费多告爸爸 父亲上诉拒绝调解

赡养费嫌多 儿子告爸爸

一审判决赡养费由800元降为450元 父亲上诉拒绝调解

母亲去世后,因嫌赡养费太高,大儿子刘某将八旬老父告上法庭。一审判决赡养费由800元降为450元。这引来刘老爷子的不满,执意上诉。北京晨报昨天获悉,市三中院将法庭搬进了怀柔区渤海镇六渡河村,对这起父子间的赡养纠纷案进行审理。

为减赡养费 父子反目

庭审当天上午,作为上诉人的刘老爷子在二儿媳妇的陪伴下,早早来到位于村委会的临时法庭。据老人的二儿媳妇冯女士介绍,老人今年已80岁,生活起居都需人照顾。自从两年多前,刘老爷子的老伴儿摔伤后,二老就搬去跟二儿子住,一切由她照顾。4个月前,老太太去世,刘老爷子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,就被大儿子告上了法庭。

起因是此前怀柔法院判决大儿子每月支付给父母生活费500元、保姆费300元。而母亲去世后,刘某认为赡养费过高,希望降为每月150元,并改由5个兄弟姐妹轮流照顾父亲,不再支付保姆费。考虑到大儿媳妇身体残疾,法院酌情减轻了刘某的赡养份额,判决他每月支付父亲450元。刘老爷子不满,随即提出了生活费400元、保姆费600元的上诉请求。

父亲寒心 执意告儿子

“这几年,他告我五次,我告他三次。”庭审中,刘老爷子念叨着自己的不容易,话语间流露出对大儿子的失望之情,“当年我一人养活8口人,一个个给他们盖了房、成了家。都说养儿防老,我这个大儿子却从2004年就不再养我,女儿还哭着说不让我告他,可我气不过!”

刘老爷子说,大儿子跟其他子女比经济状况并不困难,除了做锅炉工每月1750元工资,村里分的种栗子的田地每年收入也不少。二儿媳妇告诉北京晨报,大儿子家的地比她家还多,一年种植纯利至少2.5万元。但每次法庭问到这笔收入时,大儿子都没有正面回答。

儿子沉默 双方拒调解

面对父亲时而激动、时而无奈地指责,大儿子刘某始终面无表情、一言不发,只是反复强调自己拿不出那么多钱。庭审,法官询问父子俩是否同意调解。老父亲坚持自己的主张,不同意调解。大儿子也表示,“还调解啥?就按一审判的给。”由于双方分歧较大,随后法官宣布休庭,择日宣判。

“赡养费的案子在农村非常普遍,多数是由儿女之间的小矛盾积攒下来的。”市三中院民一庭副庭长饶亚东坦言,下乡审案除了考虑到上诉人年纪大行动不便之外,也是为了时间化解矛盾。庭审结束后,在村委会门口,北京晨报看到二儿媳妇用三轮车拉着刘老爷子准备离开时,大儿子正好经过身边,却看也没看年迈的父亲,形同路人。而父亲望了一眼儿子远去的背影,也只是轻轻地长叹了一声。

晨报 彭小菲

病毒性发热高烧不退
大器晚成的主人公是谁成语大器晚成的典故
好心客服背后暗藏陷阱360手机卫士解读双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