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车

郑州送走斯诺克世巡赛割不断与台球的情缘

2019-04-11 05:45:5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【导语】:台球运动在郑州这座城市已经走过近30年的历史,斯诺克就是台球的一种。上月中旬,2013年斯诺克世巡赛郑州公开赛落下帷幕,的巡回赛“瞄准”郑州,让台球再次点亮公众的视野。

曾经,在街边搭个台子,掏五毛钱就能打一局

如今,在配备齐全的台球厅,可以打得很潇洒、很从容

台球:告别街边回归厅堂

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爱上台球,更有人放弃安稳的工作操起专业球杆

台球运动在郑州这座城市已经走过近30年的历史,斯诺克就是台球的一种。上月中旬,2013年斯诺克世巡赛郑州公开赛落下帷幕,的巡回赛“瞄准”郑州,让台球再次点亮公众的视野。那么,象征着“优雅”和“绅士”的台球运动与郑州有着怎样的渊源?大河报用亲身的体验,向您讲述郑州与台球的故事。

一座城

一项运动兴起的见证者

仲夏,知了的叫声,点缀了夜的宁静。街道旁,少男少女们三五成群,围在一张张铺着草绿色台呢的球台边,玩兴正浓。球是石头做的,球杆是一根木杆套上子弹壳,简易版的台球用具就齐全了。这个场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影片中似曾相识,是年代的记忆,也是台球运动在郑州刚兴起时的真实写照。

那时,街头巷尾的酣战,通宵达旦,打“黑8”(后来的“中式台球”)又刺激又好玩,火热程度一点不亚于“国球”乒乓球。价格不贵,五毛钱一局,三五好友就开局了。

今年38岁的张昭(化名),很怀念当年打球的日子。街头搭个简易的棚子,在有限的空间摆上几张台球桌,桌与桌之间挨得非常近。那时读小学的张昭,每天放学都会叫上三五个同学,切磋几局。“当时没有几个家长是支持的。”张昭说,大人们都觉得打台球是“痞子”运动,不学无术,没有追求。即便如此,小伙伴们仍抵挡不住台球的诱惑深圳优质智能锁厂家直销
,照打不误。

街边昏暗灯光下的台球摊,成了那个年代独特的剪影。1994年以后,台球运动“由街进厅”,悄然兴起的台球厅,室内设施不断完善,标准球台逐渐占领了市场。虽然,当时录像机并不普及,但在台球厅内,世界知名选手的比赛录像就开始循环播放了。

斯诺克是当时台球运动的主打项目,生意异常火爆,想打球必须排队。“高峰时排到凌晨两三点是常事儿。”河南省台球协会秘书长李罡说,1995年5月,河南省台球协会成立,使台球运动更规范,虽然与国外水平还有距离,但作为国家认可的体育项目,每年都会组织斯诺克比赛,也让更多的年轻人爱上了这项运动。

在李罡看来,市民观念在渐渐转变,对台球运动的理解在不断加深,对这项运动也体现出了更多的支持与尊重。“这些年台球运动不光在郑州,在国内发展得也确实不错。”李罡说。

如今,于2012年3月15日正式由“黑8”等多种称呼统一更名为“中式台球”的台球运动在郑州有市场,之前火爆一时的斯诺克,因球台太占地方,打起来耗时、磨性子,只被部分台球爱好者所接纳。

两个人

从街边球摊走出的台球“大腕儿”

生于六七十年代的白嵩和白树军,如今已是郑州台球圈子里较有名气的人物了。两人都有自己的台球俱乐部,得意门徒满天下。

两位郑州界“台球大师”在台球刚“登陆”郑州时,就为之狂热。街边的球摊是他们的启蒙“老师”,小伙们是他们的“陪练”。为了梦想,他们始终在坚持,由职业选手到教练,手中的球杆不曾放下。正是这份坚持,让他们见证了郑州台球运动的发展,同时也推动了它的进步。

白嵩

两次远走他乡,退役后回乡继续梦想

1989年,白嵩读初中,课堂上别人拿笔写作业,而他却把铅笔当台球杆,比划瞄准的动作。放学后与小伙伴们切磋球技,是他兴奋的时刻,对台球运动悟性惊人的白嵩,没用多久,就让小伙伴们甘拜下风。随后,台球厅老板成了他切磋球技的对象,慢慢地只有小规模的比赛,才能让他施展水平。

“90年代初,河南斯诺克项目整体水平不如南方一些城市,南下学球的信念便在我心中扎了根。”白嵩说,当年瞒着家人,跟朋友一起去了广州,但遗憾的是,磨练半个月后,还是决定打道回府。不过,第二次南下,他在深圳站住了脚,辉煌几年后,1998年退役。白嵩是个恋家的孩子,又希望能够带动家乡台球运动的发展,毅然决然回到了郑州,开了一家俱乐部,在小球员身上延续自己的梦想。

头些年,在白嵩的俱乐部附近笑脸薯批发
,没有第二家球厅,但现在一条街就有好几家,一些咖啡厅、酒吧也会摆上一两个球台,供消遣使用。

“台球现在算是一种时尚球类运动,不光男孩喜欢,就连女孩子的水平也不敢轻视。虽然说,斯诺克有它独特的魅力,尤其是礼仪,衬衣马甲绅士装,观赏性极强,早几年,玩它的爱好者不少,但现在斯诺克入门难,而且年轻人喜欢快节奏的运动,所以中式台球玩家多。”白嵩说。

白树军

脱下“白衣”拿起球杆,退役后做起教练

与白嵩相比,白树军的经历更为传奇,曾为内科医生的他,为了梦想,刚上班不久,就办理停薪留职,走上职业道路。用白树军的话说,那会儿单位的同事都说他是神经病,好好的工作放着不干,偏要去打球。

自从做出这个令别人不可思议的决定后,白树军没有拜师,全靠自己摸索,1993年实现了职业选手的梦想,成绩骄人。退役后,白树军在1997年转行做教练,不少省内的孩子慕名而来,拜师学艺。

年纪小一点的孩子,渴望自己成为“小神童”丁俊晖,但更多的年轻人还是把台球当成业余爱好,喜欢它,便想通过专业的指导提高球技。

“现在大多数人学的还是中式台球。”白树军说,这两年报名学习的年轻人逐年增多,今年就有50多名学员,他们并不是没有基础,而是玩到一定水平后,遇到瓶颈,很难继续提高烫钻
,就需要专业教练指导。目前,在郑州越来越多的人迷上了台球这项运动。

分享到: